Annemi

年少如何两全其美.

“大家都是普通人,这些年,爱也爱的乱七八糟,恨也恨的乱七八糟,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个世界已经足够冷了,拥抱才有温度。”

活着就是等死,顺便等等你。

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可能想当个小朋友

真的没想过能活到今天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花木与诗:

有次做噩梦,梦见送心爱的姑娘出嫁。
在无数恍然面容中有人开口,要我赠你一身祝福。
梦里我望着他们笑了起来,然后举杯说:
“我能祝什么呢?
我祝你与我之外的所有姻缘,都不得善始善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