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emi

年少如何两全其美.

2018.01.03

_今日,大雪满长安。
_午前照旧去参加Group Psychotherapy,有个小姑娘认为我“喜欢高人一等”,仔细想了想对错参半,自负已然刻进我骨血,与喜好无关。
_再次认识到了决定正义是非的永远是大众,甚至几乎只分为“正义之多数”与“反叛的少数”,这两者存在都被人接受,但夹在其中的第三方永远会被逼迫着选择一个对错,可能这才是我不愿意再融入羊群的根本原因。
_薛庄婷逝世两周年,愈发觉得内疚。最近时常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做错了,是否不应当在知道她要自杀的情况下任其发生,是否不应当信奉“要走的永远留不住”。
_头晕了一整天,怀疑是昨天醉酒的原因,但内心深处又有个声音在叫嚷在提醒我自己应当清楚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心迹缠斗,与身体无关。
_想给徐航唱歌。想给徐航写情书。想抱抱徐航。
_终于是明白了一个道理,“我要你活着。你要知道我们都是这般活下来的。”
_越来越享受现在这个举手投足间刀光剑影的性格,越来越不想像原来那样事事迁就别人总是温和待人,越来越不会与人相处,社交功能退化的速度快到可怕,我竟然乐在其中。
_想写字,翻来覆去写的都是“该如何渡到暗夜的那一端。”
_我虽未度,愿渡末劫一切众生。
_新年收到的第一份礼物是MUJI的刀片。
_今年起不打算再过生日了。
_我他妈真想找人说话真想吐苦水。可是为什么我丧失了这种勇气了呢。
_为什么我们总是在一味的告诉别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是我们自己他妈的从来没相信过。
真他妈疼。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