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emi

年少如何两全其美.

ModestBreeze:

8102年了你还在听八十年代摇滚


如约而来吹枪花,然后想起我根本不懂音乐,听的硬摇也不多,感觉一吹就会发表傻逼言论,那只能从自己熟的东西吹起了

图片是巴斯奎特和安迪沃霍尔的作品,两个八十年代美国艺术icons
安迪沃霍尔有很多其他好玩的东西,但是这里只提他复制品这个概念,他把艺术变成廉价商品,一个光鲜亮丽的上层符号,有复制带来的视觉疲劳和鲜艳颜色带来的视觉冲击。
而巴斯奎特从街头走出来,路人都能看出里面的愤怒和野心,很狂很自信,但是也很难过,小丑画成国王国王画成小丑,把自己画成怪物,但是有翅膀光环和皇冠,狰狞中非常的坦诚,非常非常的动人,非常非常的天才,然后也像他偶像Hendrix一样早幺了。

所以是在安迪沃霍尔的时代里,枪花像巴斯奎特那么好。鲜活到令人不适的真情实意,在西好莱坞遍地的乐队里血淋淋地杀出来,第一次听完毁灭欲我脑袋都炸了,后来越画画觉得枪花越神,太他妈raw了,生鲜啊,都能尝到那股子铁锈味,看上去和满地跑的华丽摇滚没什么两样,实际上玩的是本质的东西,是真的靠愤怒、怨恨、绝望和荷尔蒙驱动的不要命年轻人才搞得出来的东西,好多的fuck和一点点藏起来的爱,特别真,真的东西是好东西,这个肯定没错。
不过也真的都是人渣,昨天看queen的电影预告片和朋友讨论,墙画是不可能拍电影了,拍了也是R18,不对,R18G,R21,zz极不zq,放现代根本三天就被封杀了,zz不zq到罄竹难书啊!酗酒嗑药艹粉乱j,神经病(生理)主唱恐同厌女种族歧视家暴,演出迟到耍大牌下台打观众打保安。
我靠这样列一列好吓人。

-------------------跑题------------------
但是这也是为啥之前发了一条idol≠star和为啥我赞同“摇滚已死”的原因。——更多的不是“做自己然后被别人喜欢上”而是“做一个能被更多人喜欢上的人”
现在信息社会就连我随便说的屁话都有好多人看到,人们习惯了接受碎片信息和片面地去了解一个公众人物。公众人物也就这样去推广自己。


(哎其实当年也没好多少,上述罪名也没人愿意去了解几分真几分假,事出有什么因。很多时候喜欢或者讨厌什么似乎只是一个代表自己有看法的态度,习惯性接受非黑即白现有观点而并非真的是了解后判断。)
  不过我没有去试图judge什么,发生的一切都是时代和社会产物,跟个人行为没多大干系,我也只是说感觉到的一个现象,虽然拿地上世界的娱乐行业和地下世界的摇滚比较蛮没意义的,但摇滚已死是真的,现在的社会太zzzq了(不是说zzzq不好,这种东西都不能用好/不好评判)


(zz不zq言论预警)

艺术家的道德感我觉得一向是很薄弱的,甚至要刻意抛弃,因为搞创作类似于在一个无人之境垦荒,甚至要抛弃“常识”来进行绝对独立的个人思考,在他的世界里有他的一套处事方法,而艺术是一种宣泄、甚至伤害性、反社会(过于强调个体存在感我觉得都会有些反集体的行为)的。


至于要求作品的道德性就更加奇怪了…审美随时代变迁,唯一永恒的判定标准就是“真”,因为“多数人确定的标准”而变得不能说出心中真实所想,这真是很可惜……
---------------跑回来-----------------

回到枪花真的很好上,他们各自是怎样的人都会赤裸裸地袒露在歌里面,要说真话,说出来头破血流也要说,是五个人和全世界对抗也是各自和自己终其一生的对抗,绝望的时候就是要窒息,悲伤的时候就是要被淹没,你想象的bad boys在凶猛外表下有柔软和脆弱的部分……结果还真的有!……!!而且比想象的还要柔软和脆弱。
有着非常戏剧性又传奇的开场和戛然而止,没有被grunge的时代杀死,而是被彼此和整个世界消磨干净。诞生是一个偶发事件,激情作案,存在是瞬时记忆,玻璃瓶里的火焰,不能够安插what if,任何微小变数都能让扑克塔坍塌,也不可能再来一个,不再有那样过着reckless life的男孩,不再有被酒精和海洛因和性爱浸泡着的恍惚神智,不再有不明指向的愤怒。这群大型时代装置的亮眼部件,为期十年的行为艺术里的演员。
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不适合喜欢摇滚,毕竟我根本就是个生活在优渥环境里,成长在新中国红旗下,被保护得很好、受着高等教育的守序学生,过分浪漫主义,活到现在没有过什么struggle,也没有什么特别愤怒或者偏激执着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很强烈的激情。而摇滚是一种我因为这辈子都不可能接触到而过分向往的东西,尝试去解读注定怎样都是错的,因为知晓它的不可重复性而隔着时代巨型叶公好龙。
但还是很好,因为自己真的真的做不到,连哭都要压抑着不出声,不敢随心所欲说话、不敢随便消沉、这样的我连下笔都放不开,因此非常、非常、非常向往真实着fuck the world的他们。至少他们很激烈、但我很软弱。

送上一首the pulp的common people
You will never understand 

你永远无法理解 

How it feels to live your life 

过你那样的生活是什么感觉 

With no meaning or control 

没有意义 没有方向

 And with nowhere else to go 

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You are amazed that they exist 

你会惊讶他们的存在 

And they burn so bright 

他们燃烧的如此明亮 

While you can only wonder why 

而你只会茫然不知所以

评论

热度(301)